当前位置: pk10注册送48 > 散文 > 故乡的原风景 美文标题

故乡的原风景

时间:2019-04-03 11:00 来源:新会员送88彩金 作者:谭艳红 阅读: 发表评论

  故乡,多么熟悉而又亲切的名字。白岩松说“故乡是我们年少时想要逃离的地方,是我们年老想回可能已经回不去的地方”;董卿说“故乡,是清明的那炷香,是中秋的那轮月,是春运的那张车票,是不经意间流露出的口音”;
 
  而故乡于我,是清晨的山雾,是芳香的泥土,是寂寥的坟墓,是我心底渐行渐浓的哀愁。
 
故乡的原风景
 
  我自年幼就随父亲在镇上读书,后又转至县城里定居,对故乡的记忆仍停留在奶奶还在世的时候。
 
  父亲奋进,大多精力用在事业上,他先后在好几个乡镇工作,我们一家人也因此跟着父亲辗转到不同的地方。再后来,我跟姐姐又常年在外地读书,只记得小的时候,每逢过年,我们便要随父亲一同回乡下,陪着奶奶过个热闹的年。
 
  那时的乡下没有公路,只有一条蜿蜒盘旋的山路。晴天还好,一旦碰上下雨天,都会踩得一身泥土。奶奶是个心细的人,只要我们一到家,她都会拿一根树枝跑过来给我们刮脚上的泥。每天早上她也会早早起床,把火坑的柴火生着,给我们烤上几十个土豆和红薯,还把我们每一个人的袜子拿出来,放到火坑边烤着,让我们一起床就有暖和的袜子穿。我是个贪睡的人,每次二妈妈饭好了,都是堂弟和奶奶轮流去叫醒我,每每奶奶都拿烧土豆引诱我,这招屡试不爽,能让我一秒克服起床气。
 
故乡的原风景
 
  父亲算是村里比较有出息的一位知识分子,他不仅凭借自己的努力拉扯一家老小,还尽力帮衬邻里,自打我记事起,父亲就是乡下邻里的主心骨,凡大小事都要同他商量,就连家里的孩子去哪儿上学,都会跑过来问意见。记得每年初一,邻里乡亲陆陆续续的过来给父亲拜年,大家围坐在火坑边,聊着家长里短,有时聊的尽兴,已不知不觉到了深夜。
 
  那时的我不明白,只觉着每到那个时候,我吃饭都没有机会上席面儿上,只能跟姐姐盛碗饭,呆坐在火坑边吃着。奶奶会时不时的从席面上给我捞来排骨、鸡腿和大碗的猪蹄肉。我偶尔也偷偷同母亲抱怨,却不料被母亲呵斥道“人家是因为喜欢我们,尊重你父亲,才会初一过来拜年,小孩子不懂,不得无礼”。
 
故乡的原风景
 
  小时候,乡下条件不好,我跟姐在乡下待不过四五天,就开始焦急的想回镇上去。每逢这个时候,奶奶都会使出浑身解数,变着花样的想让我们多留几天,一会儿笑眯眯的跑过来问我俩想不想吃她做的土豆饼,一会儿又搬出来自己熬的玉米糖,一会儿又从箱子里取出几枚鸡蛋,请二爸爸给我们烧鸡蛋。二爸爸烧鸡蛋有一绝,只见他麻利的用纸一包,浸入冷水,而后取出来丢进火坑里,他烧的鸡蛋不会糊,不会沾灰,不会炸裂,香喷喷的只叫人嘴馋。
 
  奶奶前前后后忙得不亦乐乎,于此,我们也能再撑个三两天,等到不得不离开的时候,奶奶就会翻箱倒柜,把自己觉得好吃的东西都给我们大包小包的收拾起来,每次母亲都推脱,让她别全收给我们,自己该多留一些,她都笑眯眯的说她有、还有。
 
  每次离开,奶奶最难过的应该就是看着父亲的车缓缓启动的时候,她站在路口,哽咽在喉,眼泪也开始打转,有时被二妈妈戏弄一番,又赶紧自己摸了眼泪去,于是用沙哑的声音跟我们告别,不时嘱咐我们放假了一定要再回去。那时的我,虽然心里也有些许难受,但很快就随窗外飞驰离去的风景一般消散了,留下她伫立在风口,迟迟不肯离去。
 
  等到后来,我们同父母迁居到县城,我跟姐读高中、上大学,回故乡的次数越发少了些,尤其是奶奶辞世之后,我就再没回去过。但在外地,母亲时常报来消息,老屋刷了新油漆、院子换了水泥地、二爸爸有了工作、堂弟长大了也有了出息,但同时也听说,同屋的姑婆不在了、小时候爱给我们讲鬼故事的伯伯不幸早逝,爱喝酒的姑爷也去世了,原来不在的,不只是奶奶,还有常跟在奶奶身边的阿猫阿狗也不见了。
 
  儿时的记忆,已经淡去,不被记忆,所剩的也寥寥无几。只依稀记得大年三十,父亲放着烟花炮竹,黄狗躲在火坑边猫着,不敢出屋,二爸二妈忙着团年饭,我们一家人围着火取暖,奶奶笑眯眯的坐在一旁,听着我们谈笑,堂弟顽皮,一声没一声的往火里丢小鞭炮,一家人对他打骂一番后,又其乐融融的围在一起聊着家长里短。
 
故乡的原风景
 
  印象中我奶奶是一副圆胖胖的脸,笑起来,苹果肌都快挤压到眼睛上去了,但她最后一次重病卧床,我请假回去看望,那个时候,她已经瘦的只剩下皮包骨了,我也是第一次看见人老到最后,瘦的你不仔细看都无法辨识。我喊了她一声,她努力答应着,我剥了一颗葡萄喂给她吃,问她好不好吃,她依旧强撑着她的力气向我点头,一时间我无法控制我的眼泪,于是背过身去,不禁潸然泪下。
 
  奶奶去世的那几天,父亲一个人操办后事,三天三夜没合眼。他戒了十几年的烟,却在为奶奶操办后事的那些天里烟瘾被带发,只要他一个人静下来的时候,我就看见他拿着烟狠狠的吸着。那时的母亲并没有阻止,也许是因为能理解他的哀痛和困意。在我印象中,父亲是个特别刚强的人,从未见他落过泪,唯一一次,据说是在我8岁那年,我因阑尾炎被推进手术室的时候,之后父亲总是以一副满脸刚强的形象出现在我的人生中。
 
  奶奶被抬上山的时候,天降大雨,父亲沉默的立在雨中,我回头看见眼前这个坚强的,眼底沉积着浓重疲惫和哀伤的男人,突然意识到全家族都依靠的这个男人瞬间苍老了,两鬓角的白发悄悄爬上来。只见他眉头紧锁,雨水早已打湿了他的眉头、发丝和肩膀。我想,他内心一定极度悲痛,那是他的母亲啊,虽知总有一天要告别,但这一天到来之时,却仍是难以接受。
 
  父亲是最重情义的人,以前的我,傻呵呵的并不了解,等我明白的时候,感觉自己能为他做的也很少了。
 
  奶奶真正走的那一天,我一滴眼泪都没有,只觉得奶奶终于熬过了疾病的痛苦,去了一个没有病魔的极乐世界。不想在异地他乡,我竟多次梦见了她,梦到她还活着,跟父亲一样的圆脸,笑起来脸颊的肉被带起来,可爱又慈祥。每次夜梦初醒,发现枕边已被眼泪打湿,有时醒来恍恍惚惚,尽一个人失声痛哭起来......
 
  有时候很痛恨自己,为什么醒事的那么晚,为什么到现在才能明白奶奶对我们每一个人的爱,明白她的盼望和期待,明白我们每一次的离开带给她的不舍和一份沉甸甸的孤独。我时常悔恨,为什么没有在她活着的时候,多回去跟她亲昵。每次想到这个的时候,心底的潮水被无数次掀翻,思念似洪水猛兽般将我吞没。
 
  记得《寻梦环游记》上映的时候,我在电影院边看边流泪,第一次对亡灵有了更深刻的理解,尤其是米格为了唤醒太奶奶对曾爷爷的爱,他弹唱起《请记住我》,太奶奶笑了,那一刻,越发让我想起了自己的奶奶。也许正如电影里的情节一般,我们对逝者所有的怀念,她在另一端真的能感知到,也许她和我们一样,也正思念着我们。
 
  去年的元宵,我提议想回乡下去看看。当父亲的车绕过幺爷爷的屋子,一步一步开进他的老屋,我总感觉奶奶还能从堂屋步履蹒跚,站在口子那里探望我们归来。每次提起奶奶,父亲总说奶奶走后,屋子空空的不习惯,谁又知道在他心里岂止是不习惯?怎知他不是在表达那些沉积在他心底不被提起的思念?
 
故乡的原风景
 
  时隔三年,再回到故乡,也只得提一些香火去给奶奶上坟,在坟前絮絮叨叨将这些年的思念说出来,也多想她能听得见......
 
  海子说:“我们最终都要远行,最终都要跟稚嫩的自己告别,也许路途有点艰辛,有点孤独,但熬过了痛苦,我们才能得以成长”。
 
  而我走过很多路,看过无数的日月与星辰
 
  却不想最美的还是故乡的山和树
 
  最爱的还是清晨的烟雾以及空灵的鸟鸣声
 
  我尝过很多美食,最喜欢的还是故乡的柴火炕土豆
 
  我最怀念的是我们没有长大
 
  奶奶依旧还在院子里有阿猫阿狗打趣
 
  院外有父亲放的烟花和炮竹.....
 
  谨以此文献给我的奶奶,也献给那些永远活在我们生命里的亲人。

顶一下
(6)
100%
踩一下
(0)
0%
赞助
分享到: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本文标题:故乡的原风景
本文地址:/sanwen/13799.html
最新文章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