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pk10注册送48 > 美文 > 美文欣赏 > 向东,向南,再向西 美文标题

向东,向南,再向西

时间:2019-03-13 22:15 来源:新会员送88彩金 作者:丛一 阅读: 发表评论

  又是一个冬去春来的时节。春潮涌动,春回大地。
 
  广袤华夏,人流如织;天地之间,潮起潮落,好一派流动的中国。我实在不太情愿卷入这几十亿人次掀起的排山倒海般的浪潮之中,可为了恪守中华民族传统的“阖家欢乐”,我又必须在大年三十凌晨,登上飞往上海的航班,向东飞去,去和家人团聚。
向东,向南,再向西
  迎着东方初升的太阳,我在上海浦东机场再次和这座国际都市贴地相拥。哦,上海,新春的上海,早晨的上海,反倒是一片寂静,真像是“这里的黎明静悄悄”,春光无限,万籁寂静。人都去哪了?无需回答,人都回家了,向南向北向西,向祖国的四面八方,而上海这个漩涡中心出现暂时少有的平静,就像徐迟在那篇著名的报告文学《哥德巴赫猜想》中说的“台风的中心是平静的”。后来我从网上看到,说那些天深圳、东莞、北京、上海、苏州、广州都成了“空城”,外电把这场具有中国特色的春运称为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周期性人口大迁徙……这种现象在乌鲁木齐也一样,年前的几天,大街小巷,人烟稀少,显得特别安静。或许是节前的降温,一下又把人拉回到冰冻时期,冻得人耳朵都疼,人更显得稀少。而我,带着满身的寒气偏偏从一个漩涡中心朝着另一个更大的漩涡中心而来……早啊,上海,你如海上红日般的耀眼,你如东方明珠般的灿烂,是你最早把我迎入2019农历己亥年的春节节日,是你让我最早感受辞去了狗年迎来了猪年的不一样的味道。
 
  尽管一夜的劳顿,让我有点疲倦,但上海节日的气氛,上海朋友英子凌晨六点多来接机的举动,让我万分感动。我走出出口看着早早等候在那里的英子慌不迭言地说:“我给你带馕来了,带了十个。”英子显得特别兴奋:“好……好,自从我和我爱人去了趟新疆,我们就爱上了新疆的馕,真是麻烦你了!”我赶紧说:“不麻烦,若不是随身携带重量受限,我还可以多带一些。”
 
  在上海过年,我已不是第一次。而那些天,天公不作美,整个江南不是阴天就是下雨。我和妻子见缝插针般地带着雨伞去朱家角、城隍庙,感受上海的甜美、温馨和节日的热闹,体验不一样的江南小镇小桥流水般的精巧细腻、温情婉约。都市的人也一样,2月7日的《新民晚报》说,春节这几天,兴起了上海人游上海的热潮,什么朱家角、城隍庙、崇明、新场等,都成为人们赶集的地方。在朱家角,我和妻子挤在两三米宽的石拱桥上的人流中,像是被推着一样艰难地挪动。几个年轻的警察分开站在相反方向的人流中间维护着秩序,不停地说着:“往前走了,往前走了,不要照相了……”
 
  难得一见的是2月8日一大早,我站在阳台上一眼望去,上海的早晨居然出现了镶嵌在绿色叠影中的白雪,这可是上海的雪,白得可爱,白得喜人。而且,白色的雪覆盖在红色的屋顶上,间或有绿色的树、黄色的墙、黑色的窗户搭配,整个上海像是画家手中的一个巨无霸的调色板,色彩斑斓,冷暖分明。我看到路边的草地上也覆盖着一层雪,路面上湿漉漉的,汽车带着水汽在跑。我思量,这可能是北方的雪赶着下到了江南,可江南的雪下出了不一样的美。
 
  哦,北方的雪……我的脑海中忽然想起走之前,乌鲁木齐接连下了几场小雪。每天都有毛茸茸的雪花铺满大地,扯人思绪,让人动容。我踏着雪花去看了父母亲居住过的老屋。父母走后,那房子一直出租。妻子跟我都有此意,那房子不卖,留着……那里有父母的味道,有我最早的家的味道。
 
  那屋子在一处连宽带都没有的地方。虽然破旧,但带个小院,有树,有一小块地。记得父母健在的时候,满院子的野草野花和父母种的青菜在阳光和摇曳的树枝映衬下显得生机盎然。尤其是那棵李子树和那棵没有嫁接的苹果树。初夏,李子早早就红了,可两位老人就是不舍得摘,非要等着我们回去,结果李子都红得发紫、熟得发软了,那个甜呀真是舒心的甜。那棵没嫁接的苹果树结的苹果人们叫它沙果,它更是一直长在树上,一直到深秋打霜,我们回去,父母才肯从树上把它摘下来。那口味清爽可口,果味可浓了……记得有一次,我回去见父母在院中种的几棵大丽花长得又大又壮,看着花根下黑黝黝的土地,临走时我挖了几锹装在袋子里,回到家把几棵要死不活的三角梅、扶桑、米兰花盆里的土都换了。过了一个月,就像施了激素似的,这些花长得可旺势了。后来我才知道,那是北疆含硒量最多的一片土地。不仅粮食长得好,花也长得旺。
 
  而眼下,看着江南的雪,我好想北疆的雪,我多么希望这江南的雪能多留一段时间……
 
  2月10日是星期日,我盼望着天能放晴,好让我能去文庙旧书市转转。还好,那天早晨出了会儿太阳,可很快就阴了。我赶着在10点以前到了那里,文庙正常开门,进去后里面也正常开市,只是摊位和人都少了许多。可能因为多数外地人都回老家过年去了,加之天气也不好,所以人气不旺。我和妻子挨着摊位转,她对小人书感兴趣,家里也收藏了一些,可眼下的小人书原版的价位都很高,也只是看一看。我在一排排旧书中看到一本《俄罗斯艺术家随笔》,卖主三元钱就给我了。因为摊位比以往少了许多,不到半小时我们就转了一遍。我不忍心就这么离开,又围着转了一圈,看到一本车尔尼雪夫斯基的《怎么办》,版本还不错,便五元钱买下。等我们出来不久,天上又下起了小雨……
 
  上海城隍庙是我每次到上海的必到之处。好在离的不远,一般都是转完文庙再转城隍庙,想多沾沾上海的本地气息,领略一番上海的民间味道。这不,看着人们排着长队往九曲桥上涌,我和妻子也情不自禁跟着排起了队,簇拥着走了上去。我问站在前面的一对老夫妇:“为什么这么多人要在桥上走?”老夫妇中的男士回答“在九曲桥上走一走,图得一年平安无事。去年过年走一遍下来得两小时,今年想瞅着今天是过年假期最后一天,没想到人还是这么多。不过,比去年好多了,一遍走下来也就半小时。”“怪不得,新年伊始,谁不想图个平平安安?”说着,我们已经走到了九曲桥的中央,桥下荷花、小胖猪、小灯笼造型的彩灯格外养眼,人们驻足拍照,流连忘返。
 
  就这样,人们在流连忘返中送走着又一个春节,同时迎接着一个新的春天。
 
  可江南的天还是见不着太阳。阴雨连绵,忽大忽小。我们决定去更远的南方,去享受充足阳光的地方,目标——三亚。
 
  又在浦东。就在我和妻子行将登上飞机的那一刻,天空忽然下起了瓢泼大雨。从机场摆渡车下来,我们在大雨中一顿狂奔,奔向飞机悬梯,奔向飞机机舱。几位空姐热情招呼安顿乘客们就座,不一会儿,飞往三亚的航班迎着暴雨冲破夜幕飞向天空,向南飞去
 
  翌日,我已经身着短裤站在了三亚湾的海边。看着三三两两头戴草帽、穿着飘逸的年轻人,我知道我已经身处我国唯一的热带雨林地区了。不到十天,我从西到东,又从东到南,大径度大纬度地跨越,由寒带到温带,又由温带到热带,真是像坐过山车似的。
 
  一群新疆乡亲在海边广场跳着麦西来普。一曲一曲的新疆民歌通过音箱播放着。波涛汹涌的大海和宽阔狭长的椰子林是他们歌舞的背景,让人感觉离开了巍峨的天山和茫茫戈壁,离海洋最远的歌舞之乡的歌舞——麦西来普已普及到了天涯海角,而且依旧是那样动人、那样妩媚、那样亲切……似乎来三亚的维吾尔族人更多了,不论男女每一位都可以上去一展身手,那种从骨子里、从眼神中透露出的韵味及只能意会不可言传的肢体语言似乎与生俱来,天然就有……在三亚后来的日子里,我发现凡是海边有广场的地方,就有麦西来普的音乐,就有麦西来普的舞蹈……而且还有专业老师的培训。
 
  许是我久违了大海,许是我在遥远的异地听到了乡音,许是我性格里带有的那种淡淡的忧郁,我看着这样的场景,看着他们的表情,不知不觉,我的眼睛潮湿了,我转身望着大海,任由泪水从眼眶里溢出,海风吹拂在我的脸上,音乐滋润着我的心房,熟悉的舞姿在我的眼前晃动,我的内心起伏不定,像旁边大海里的海浪一波推着一波……
 
  我所居住的公寓属山东鲁能地产,是三亚湾海边一中高档小区。小区内绿树成荫,花团锦簇,凉亭、泳池等一应俱全。坐在凉亭的椅子上看书,倒也惬意。从凤凰机场起飞的飞机每隔一二十分钟一架,从斜上方飞过,硕大的机身看得清清楚楚。小区的路旁停放的汽车有全国各地牌照。坐在凉亭椅子上打牌、聊天的也是天南海北操持各种口音的人,尽管交流起来有点费劲,但依然热心满满,温情四溢。人们把此地看成是一个只有在春节里才能聚到一起的大家庭。他们中的老人有爷爷奶奶,也有姥姥姥爷,都是儿女等晚辈们送他们到这里安享晚年、休闲度假的,年年春节来相会,年年见面格外亲。安逸、融融,幸福地生活着……他们可着劲儿聊自己的儿子、女儿、孙子、孙女,甚至外孙、外孙女,有在北京的,有在上海的,还有在美国的,在澳大利亚的。你可以听出他们的家境,他们的自豪。有一个四川老太婆说,今年过年,她硬是让她的五女儿到婆婆家去了。婆婆年龄比她大,还是去看婆婆吧!
 
  十五那天,英子也来到了三亚。英子会开车,我们一起租了辆越野车,开始向三亚周边的纵深地带畅游。乐东、东方、昌江、万宁、陵水,一路下来,除了这个湾那个湾,给人印象深的当属陵水的黎族古耶寨、东方的白查村黎族船型屋,还有在万宁的大花角遇到的趣事。那天,我们去大花角,正好从一大片西瓜地边经过。那成片的瓜地被一道道尼龙网围拢着,一辆大卡车停在那里装车。我们看到一个个早熟的小西瓜满地都是,有的已经烂了,露出黄晶晶的瓜瓤,很能吊起我们的胃口。这才二月,西瓜就熟了,跑了半天又渴又累,真想买几个吃吃。英子靠边停下车,妻子先下去向卡车前操着当地口音的瓜老板及几个装车人面前走去。“老板,西瓜卖不卖?”那个像是老板的当地人头也不抬地说:“你看这烂的你就拿好了。”“哟,那可不敢,新疆人胆小。”“你们是新疆的,那你也太谦虚了吧!”老板抬起头刚说完,几个装车的人都笑了,我们也笑了……我和妻子每人抱了两个西瓜回到我们的车边。那开卡车的司机走了过来,主动递给我们小刀,杀开一尝,这黄瓤小西瓜真甜。我们看卡车是“豫”字牌照,司机说是从郑州开过来的。他指了指身边的一位上了年纪的人说,我们父子两人开了将近两天到这里。看着老少两人大热天地跑运输这么辛苦,我们真不知该怎样谢谢。请他们吃西瓜,他们说什么也不肯(人家本来就是拉瓜的)……而眼前的情景让我想起五年前第一次来海南时我们去琼海潭门镇的路上,遇到菜农装运辣椒的场景,那种植的辣椒稍烂了的或小一点的外人随便拿。
 
  大花角,一处两边是青山的海湾,全是大小不一的鹅卵石。海浪汇集在这里,似乎也汹涌了许多。可穿过南边的那一座山,又是一番悠然的景色……十几条小船停泊在平缓的沙滩上,任凭海浪轻轻地拍打。刚刚打上鱼来的渔民在分享着他们的收获……还有渔民不时地前来招呼我们这样的散客:“坐船吗?想到海上游玩吗?很好玩的呀!”我们摆摆手,显然,乘坐这样的小船在波涛汹涌的大海游玩,我们还没有足够的心理准备。
 
  在三亚,除了和朋友去了岛内几处跟团不太容易去的地方,我每天的内容就是四项,早晨在海边听歌,之后看书,傍晚沿着海岸走走,之后看一帮男女跳麦西来普。
 
  清晨,我还喜欢站在离海岸不远的高高的阳台上眺望,远方是一片蓝,近处是一片绿。蓦然间,我觉得那远方的蓝色正是我梦中的寄托,而那绿色则映照着我的过去……
 
  湛蓝的大海呈半圆状,随着人流的走动,大海似乎把沙岸围的更紧。可不是,傍晚,海水涨潮了,就像母亲般地把大地围拢得格外紧,而到早晨退潮了,又像松绑似的解开了对大地的围困。我随着傍晚、清晨的涨潮、退潮,心里似乎也一紧一松、张弛不停。
 
  我沿着一段海岸走着,才十九点,岸边已黑乎乎的,只有远处航船上的灯光和白花花翻腾的浪花,以及它拍打的声音。这段海岸因岸边有很长一段沿着马路扎着围墙,没有民居,只有穿梭的汽车和岸边人行道上少有的行人,而隔着它们与大海中间的是长长的椰子林。此时,海边也已没什么人。我一人走在海浪不断冲击的沙滩上,感到凉渗渗中潜伏着一种无可名状的恐惧……我回头下意识地朝远处那几座红蓝紫灯光交替闪烁的帆形星级酒店望去,我总觉得,这里不属于我。而在这时,我像着了魔似的,说专业儿点,像是突然来了灵感似的,脑海里不停地翻涌着像是诗的思绪……
 
  是呀,我已不是第一次在三亚过春节了。面对大海,凝望大海,穹苍之下,我的心就像面前的海浪一样跌宕起伏……浪涛汹涌,茕茕孑立,过往的岁月多少还是让人有些惆怅,尽管我尽量想张开双臂迎接大海的沐浴,可我又怎能兜得住那万顷波浪?我不敢回头张望,因为身后的高楼深院会让我更加惆怅……看着我身边不远熙熙攘攘踏浪戏水的男男女女,看着远处密集闪烁的各色灯光,我突然想起我们新疆著名作家刘亮程不久前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说的一段话:“现代人对自然的敬畏感没有了,人变得越来越强大,不屑于在动植物身上去花费心思。……继而这个世界变成了仅仅有人的世界,这个世界中也在听人声之外的其他声音,然后我就觉得人世是多么地荒谬。”
 
  那些夜晚,我在去往海边的路上看到一座座宏伟壮观的大酒店,一座比一座气派,一座比一座辉煌,听说对面新落成的酒店顶楼是一个大游泳池,伸出一截像是与大海衔接……伸出去的墙檐上不停地闪烁着“新春快乐”几个字,显得光彩夺目,十分耀眼。我一次次地在它的光影闪烁下走向海边,寻找我白天看到的帆,我看破夜幕,只看到星星在眨眼;我站在海边,一个穿长裙的姑娘飘过眼前,迎着低吟的海浪,呼叫那搭载星星的船……
 
  清晨,我再次来到海边,寻找我昨天的脚印,海浪裹着沙已涤荡的无踪无影。我再次用劲踩着细沙,告诉浪花,明天我还要寻找那串脚印,可别让我伤心……我想对大海说,我从离你最远的地方来,我带来的不是思念,是积蓄已久的表白,即便我不是第一次看到大海,我仍然想对大海说,你辽阔而深蓝的世界,可能安身我一个人的情怀……
 
  自然是如此神奇,大海在夜间在涨潮,又在早晨退潮。潮起潮落,日而复始,天地运动,奇妙无比。哦,大海,怎么了大海,你不是蓝色的嘛,怎么泛着灰白?你不是宁静的嘛,怎么喧嚣洞开?波浪一排排翻涌,人群一阵阵躁动,是大海惊吓了人群,还是人群惊扰了大海?
 
  在海边我听到一个残疾人在歌唱,他的歌声压过海浪,他的歌声穿破了黑夜,在我内心久久荡漾……我在海边又听到一个背小孩的年轻妈妈歌唱,她的歌声融化了喧闹,她的歌声唱睡了背上的孩子,也唱木了人们的心房。
 
  那海浪分明是我的思绪,一层又一次,翻拍着我过往的一页又一页,击打着我那不再年轻的心……我在那里看到了你,看到了他,看到了世间万象,还有那份比大海还深的情。
 
  那会儿,我对一个新疆的诗友发微信:我在远方回应你,恨不得把你所有的诗回应;我在远方祝福你,恨不得把所有的词都用尽;我在远方倾听你,恨不得让大海平静;我在远方呼唤你,恨不得你立刻走近。
 
  当我在海岸茵茵草地边看完阎真的小说《活着之上》,我的内心又久久不能平静……大千世界,芸芸众生,怎奈良知之人总是荆棘难行;知行合一,谈何容易,钱权至上岂能无所不及?看重知识,尊重人才,本是应有之义;崇尚真善,坚守底线,不论何时都不应放弃。
 
  我就是在这意识流般的思绪中漫步在大海边。这思绪随着波涛时不时激发着我的情感,而我也愈发觉得人无论在什么年龄段,都是需要情感的。这种情感滋养他人,也滋养自己,滋养自己的心。我想起几天前在西岛上看到的船上书屋,那时由三艘船并列组成的一座图书阅览室,里面摆满了新旧图书,我选了一本想要买,管理图书的女孩说:“这里的书只看不卖。”她告诉我,考虑到渔民出海回来需要补充精神食粮,一家公益组织牵头建起了这处海上书屋,书屋建起后已经陆陆续续收到上千册各种图书,他们中有作家、官员,也有普通百姓。这天正好是正月十五,船上的年轻人还在船屋里挂满了谜语,欢迎渔民及来岛上的游客猜灯谜,赏圆月。看着满是娱乐气息的海边有这样几艘充满着文化色彩的小船,我就像是在茫茫大海中找到了一处别致的书房,通过这处书房,我又看到了另外一种希望。
 
  这天,我和妻子、英子一起去市里最繁华的一市场采购,上了8路公交车。售票员是位年轻的当地姑娘。车上既可以投币,也可以微信支付。姑娘解释道,票价按区段核算,三站为一个区段,只要进了那个区段一站也按整个区段核算。她告诉我们哪一站离一市场近,还可以省一块钱。妻子叫她美女,她这般热心周到,我看不仅人美,心灵也美。正所谓这个世界有许多不为人知的美好,前行的方向除了道路还有内心。
 
  过了一天,我骑了辆哈罗单车,沿着三亚湾海边的自行车道向着市区方向前行。路过往日我喜欢听歌的地方,我看到今天来的人都特别精神,他们每人一本歌本,一曲接一曲,一个人、两个人、三个人、四个人、一群人的那么投入地唱,听说潇洒忘情窈窕身材的女指挥是位上海音乐学院退休的教授,她不仅能指挥,忘情之处还会唱而且还能跳。在这里,不论男女,人人都能大展其才,人人都能大显身手。当我听到他们自己作词谱曲的大合唱《美丽的三亚湾》,以及小合唱《不想说再见》,我听出来了,他们明天就有很多人离开三亚,今天是在一起最后的演唱,所以个个都显得特别激动。一个身着白衣白裤,头戴白色礼帽,留着白色长须的老者端端正正地坐在前面,两眼直视歌者,专心致志地听着。
 
  我从海边骑行到三亚的街道旁,一路上紫荆花、木棉花、米兰、栀子花、三角梅、扶桑等,这些在北方只能在室内见到的鲜花在烈日下鲜艳、油亮、旺盛、挺拔,让人感觉是在花园般的城市徜徉。虽然不是第一次来到三亚,但这样近距离的欣赏这座城市还是第一次。可我在路上每隔几米十几米就看到地上有一滩滩血渍一样的红色斑迹,我有点纳闷,感觉有点大煞风景……起初我不知是什么,后来我想起头天在公交车上遇到几个提着篮子的三亚本地妇女,她们嘴里不停地嚼着什么,不一会儿往塑料袋里吐着鲜红的口水,旁边的人说,那时槟榔水……次日早晨,我把这种情况打电话向三亚市12345政府热线作了反映,因为我看到街上有三亚市创建全国文明城市的标语,便补充道,三亚市正在创建全国文明城市,希望这种有损城市文明、有碍城市形象和市容的现象得以制止。又过了一天,12345热线给我回复:“感谢您对三亚市委、市政府的支持,您提的建议我们已受理登记转至市政府相关部门核实。”
 
  几天过后,我回到乌鲁木齐,我又接到三亚市12345政府热线发来的短信:“您好!关于您反映的建议相关部门采取相关措施整治乱吐槟榔水现象以免影响市容市貌的问题,热线已第一时间派往相关职能部门核实处理,现天涯区政府作出处理答复:1.天涯区环卫所已要求各清扫队、各外包保洁公司进行加强,并要求所督查室加强监督力度,确保大街小巷的槟榔渍能及时得到清理。2.市民反映的问题,执法队员将加强辖区巡查力度,发现有乱吐槟榔水人员,均依法查处。”我在万里之外的乌鲁木齐收到当地政府热线发来的短信让我激动不已,我连忙回信:“感谢三亚市政府采取的措施,感谢12345服务热线的意见反馈。我已离开三亚,收到这样的短信感到很温暖。”发完这条短信,像是一件事情圆满地得以了解……一阵春风吹来,我在北疆的三月感到了春的气息,这春风来自南方……
 
  我从南方归来。在三亚凤凰机场,飞机起飞的那一刻,我默默地告别,再见,三亚!再见,海南!再见,大海!一个月中,我从西到东,又从东到南,再从南到西,等于划了一个大大的锐角三角形。我在春运中的早晨起航,又在春运中的子夜落幕。我在万米高空的飞机上任凭思绪飞舞——那一望无际的大海与茫茫无垠的荒漠总在我脑中交相辉映,我甚至分不出它们有什么区别?而我想,倘若在戈壁荒漠上迷路或遇险,生存的希望远比在大海上要大得多。人的生命在茫茫戈壁荒漠中是弱小的,而在茫茫大海里更显弱小……
 
  作者:丛一(王波)
 
  地址:新疆乌鲁木齐市河南西路2号3号楼100室

顶一下
(3)
100%
踩一下
(0)
0%
赞助
分享到: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文章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推荐文章